举报

第5章  劫富济己

逍遥公子与纯洁的叫兽两人在论坛上的一番骂战,立时引来了全校上下的关注。而就在这一夜,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无可避免地参与进了这一场论战之中。

在女生宿舍六号楼305室内,两位娇艳如花的超级祸水,正一边浏览着校内网论坛上的热帖,一边聊着天。

这两位红颜祸水,当然便是香都大学的校花,宁久薇和丽若丹。

“薇姐你看,事态看来还无限制地扩大开了,一场矛盾似乎要演变成两大阵营之间的决斗了。”丽若丹点开了一个点击率已达数万的热帖,见其内容竟然是香都大学的四大公子向四大禽兽发出的邀战帖,不禁来了兴趣,竟然一字一句地将那冗长的讨伐檄文读完了,然后笑着对宁久薇说道。

宁久薇也在看着这个帖子,却是面色平淡如水地轻摇臻首道:“真搞不懂他们这些男生,本来就没有什么事,竟然会搞成这样。”

“这哪里是小事啊,他们这都是在为荣誉而战啊!”丽若丹娇面之上挂着笑意,说道:“薇姐,我可真早好羡慕你啊,那天易小言一怒为红颜,不正是为了你而出手的吗?”

“你还说,他这样一闹,已经搞得全校尽知了。在别人眼里,就好像我已经是他女朋友一样了。”宁久薇面含娇羞,再想起易小言每次见到自己那羞于启口的样子,心中不禁升出一份异样的感觉。

丽若丹别有深意地看了宁久薇一眼,脸上带着一抹促狭的笑容,说道:“你难道还不承认与易小言的关系吗?我们可都是认定了你们是天生的一对了哦!”

她一边说着,自己倒是先行抿嘴笑了起来。

宁久薇轻皱了下眉头,说道:“若丹,你有没有觉得,易小言的前后变化很强烈啊,以前他见到我,连话都说不清楚。怎么一下子就改了性格,完全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

丽若丹正笑得开心,听闻宁久薇之言,一怔之后,便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点头说道:“这倒是真的。不过,我听说他曾经向你表白过,你对他说过不喜欢懦夫之类的话。我想,他一定是受了刺激,所以才会知耻而后勇吧!”

宁久薇闻言,点了点头,心中暗忖着,还真可能是因为受自己这句话的刺激,才使易小言激发了真实力也不无可能。

而在宁久薇与丽若丹两女正在谈论易小言的时候,易小言也正与同宿舍的三大牲口谈论即将要与四大公子阵营进行的决斗。

虽然说这场决斗已经演变成为了两大阵营的决战,但也是因为易小言而起的,所以,易小言已经决定代表草根阵营出战。至于决斗的具体内容,虽然还要双方共同商定,但易小言却是一点也不用担心。开玩笑,他是一个即将武修成圣的武者,前辈子能文能武,琴棋书画还真没有哪样不精通的。既然如此,还怕那些纨绔子弟个鸟啊呀

至于对方阵营会派出何人出场?若是来文的,说不定还真是苏子扬那家伙亲自出马呢!那家伙虽然有些玩世不恭,却因为生在富家,从小也受到极好的教育,除了体力,各方面都有其优越性。而且,他又喜欢装逼,又急切地想要狂K易小言一顿以雪前耻。

至于武斗方面,不管对方是何人出场,易小言都不会放在眼里。

所以,对于即将到来的决斗,他全凭王胖子他们去处理了。他穿越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武功也随之丢了九成,虽然说,仅凭他目前这仅留一成的功力,就很难再逢敌手。但是,他还是急切地盼望着恢复以前的功力,若是有机会,他还指望着能在今生,完成武修成圣的渡劫。

他所修炼的功法分为九重,而现在的实力,已回落到了第一重天,所以,他必须要把握住有限的时间,尽快地将功力恢复。

在灵气如此稀缺的今世,想要恢复功力,这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必须要找到一些辅助炼功用的药材和食材,这样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可是,令之难堪的是,炼功所需要的这些药,食材,都是价格不菲的名贵药材和食材。他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穷大学生,又该从哪里弄到购买的钱?

兼职?勤工俭学?这些钱可能只为自己交得了学费?

向别人借?就他的记忆所知,自己的身边,可是没有大款。况且,借的钱难道不用还?

他一晚上躺在床上,为在哪里弄钱的事左思右想,很是郁闷。然而,想破了脑袋,还是想不到一个有效的方法。

毕竟,炼功所要的辅助药,食材,是需要长时间不断的。一番推算下来,自己若是想要将功力修至绝顷之境,光是买材料所需要的钱,就是几个亿!

这种天文数字,叫他如何在短时间内想到应对之策!

他整整想了一夜,是没能想出一个好办法来。奈何之下,只得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易小言上完了课,便步行上街,寻找可以发家致富的机会。

坚持走11路,是他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况且他的奔行速度已快如汽车,那些代步工具对他来说,早已失去了应有的作用。更何况,步行的最大一个好处便是:环保。

他一个人漫无目的地穿行了几条大街,想要找寻既合法又能快速致富的机会。

然而,很可惜,这种机会存在的概率,实在是小得可怜。易小言很快地明白了什么叫做“花钱容易赚钱难”。

转过几道圈,他终于来到了香都市最繁华之地,这里是高档商业区,同时更是富人云集之地。这一点,仅从各个大酒店大娱乐城门前停放的高档轿车上,便可以看得出来。

易小言一边走,一边留着着街上的名车,这些车,最低的造价都有数十万,想着这些富人们奢侈的生活,再想一想以自己为代表的草根阶层的生活。易小言的心中,禁不住涌出了无尽的愤怒之意。

他本无太多仇富之心,毕竟,富人们能积聚这么多财富,这与他们自身的勤奋与智慧有关。然而,他见不惯的是那种为富不仁的家伙们,自以为有点钱,就任意欺压他人。对于此类人,他不仅生不出一丝好感,而且还时刻准备着去教训他们一顿。

易小言在富人区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可以发财的寸机。想要在这里弄钱,如果想要做无本买卖。可能只有两种方法了。一是做乞丐,另一个就是做抢劫犯了。

装乞丐,可能会得到某些富人们的怜悯之心,一天还能得个千儿八百的外块。然而易小言是个堂堂的九0后大学生,又怎么为了点小钱,抹下面子做这种事。更何况,就算是他肯抹下面子去做,恐怕也没那机会了。因为,他只略略地扫了一眼,便发现各种要道里,居然都潜伏着各色各样的丐帮弟子,而且,这些丐帮弟子们显然各分地盘,各有分工,看到有什么样的富人出现,便会有什么样的乞丐跟随。他这样一个外来人口,一时半会显然无法打入到乞丐阵营中去。

做劫匪,虽然较之做乞丐要体面一些,但这似乎又是种见不得光的事。而且眼光还要贼精,要认准了真正有钱的主下手,而且还要为自己想好退路。要不然被警察抓了,那可就划不来。

不过,这个生意虽然风险很大,却是比做乞丐要一劳永逸得多。做一笑便可以洗衣手不干了,看上去比较爽。

然而,就在易小言想要找上一个为富不仁的家伙下手,也好借此替天行道,劫富济已之时。忽然发觉,竟然有几个劫匪已经先他一步,对着他瞄准的目标下手了。

这个被易小言盯了很久的富人,是一位看上去约有六十多岁的老者。

这个老者一眼看去,就是个拥有万贯家财的大富翁,一身装扮尽显其无比尊荣的身份。更令人观之眼前一亮的是,这老者脖子上竟然挂着一根纯金项链,手腕上竟然还套着一枚大金表。

而最令易小言认定这家伙是个为富不仁之人的依据是,这家伙的臂膀间,竟然还挽着一位娇小玲珑的美艳女子,身后还跟着两个体壮如牛的墨镜保镖。

穿金戴银,臂挽小蜜,身后跟着保镖,这不是为富不仁之徒,还是什么?

而且这老家伙出手还极为大方,只要他身旁的小蜜开口要什么,他想都不想便会给她买。而在买过之后,那小蜜总会嗲声嗲气地抱着他亲几口,模样十分亲呢!

易小言在后边看得咬关直咬,忍不住狂吐两口吐沫,心中鄙夷地暗骂道:“老色鬼,这么老了还不知收敛,泡小三,还能硬得起来么?”

小心地尾随着这几个人走进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易小言一咬牙,正准备上前动手。却不妨从小巷对面钻出几个身穿黑衣的蒙面大汉来,气势汹汹地冲那老者而去。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老者与小蜜突见此景,都不禁大吃一惊,一边后退,一边惊呼道。

匿身于后的易小言一见之下,顿时愣住。心中暗骂道:“他妈的,抢生意的来了!”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